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本期專題

深度認真感性的可愛和叛逆: 奈良美智

發布日期:2021-04-25

文╱攝影───陳朝興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藝評人協會副主席)

深度認真感性的可愛和叛逆: 奈良美智

深度認真感性的可愛和叛逆: 奈良美智

這位棒球球衣背號「73」(日文的7nana 3 san 和「NARA 奈良先生」發音近似)的藝術家奈良美智(1959-) 是日本戰後的新生代,幼年在青森縣弘前市美軍基地附近出生長大。他一方面在日本二戰末長崎廣島的不幸中猶豫著歷史及地方意識傳統的脫離和反叛,同時又著迷於美軍電台播放的搖滾樂中尋找意義且得到救贖;他的作品被稱是「穀物藝術 (cereal art: feed your head)」,把馬塞爾紮馬 (Marcel Dzama 1974-)、凱斯哈林( Keith Haring 1958-1990)、詹姆斯馬歇爾 ( James Marshall 又名「宿敵」達列克DALEK, 1968)、肯尼沙夫(Kenny Scharf1958-)、及鳥光桃代 (Momoyo Torimitsu1967-)等結成同夥。奈良美智的作品現正在關渡美術館展出中。

每個人看奈良先生的作品可能有很多重不同的感受,不過基本上都有一種莫名的療癒作用,也不知為什麼,作品人或動物都有一種深潛的、很認真感性的脾氣:像天使、又像愛作弄人的可愛惡魔。哈哈!也許像他自述的「讓壓倒性的孤獨轉為快感」,他常常在這種感覺消逝前,用裝置、雕塑、或繪畫記錄著另一個自我和自己的對話。他的過度的專注感性於某事、情境常使他迅速脫離真實的時空,像皮耶波納爾(Piette Bonnard, 1867-1947) 用妖嬈的色彩、詩意的典故、想像去異質化真實世界的限制,找回自己、找回內在、找回天空、找回宇宙,是自己和自己、自己和宇宙進行著對話。

我和奈良先生年紀相仿,也是戰後新生代,很多近似的史詩涵構背景,在九0年代初識,被他的《Cup Kids》(1995)、《How to become an Adult》(1996)、《Nice to See You Again》(1996)、《The Little Judge》(2001)、《Too Young To Die》(2001) 給弄哭了多次,後來乾脆買了他的「小夢遊者」(The Little Wanderer,28Hx16.5Wx16.5D 公分)及「小狗杯盞」(The Pup Cup , 24Hx19Wx19D公分)在家供著;我利用著一組組令人無法抗拒、可愛、又有點過度歇斯底裡似的認真感性,來療癒我面對生命真實宇宙的侷限, 找回自我、夢想、和可能性,而且受鼓舞般地找到無需掛慮結果的放任和自由。

奈良美智的作品具有高度的融和性,既是形而上的「高藝術(high art)」、形式又很是大眾世俗的所謂「低藝術(low art)」,既有哲學性、文學性、視覺性、又有戲謔性,既像天使、又像惡魔,既令人憤慨、握拳、反叛、邪惡、卻又令人快樂、欣喜。既與日本視覺傳統連結、又與西方現代主義及當代藝術高度對話,既有日本畫風的飽和色彩與構圖、 又有動畫、漫畫的故事性、迪士尼的歡樂和夢境的再現。 他的作品中有尼爾楊(Neil Young)、有雷蒙斯(The Ramones)的音樂和故事、有瑪格麗特基恩(Margaret Keane, 1927-)的大眼人偶、有保羅克利(Paul Klee, 1879-1940 )的肖像、有皮耶波納爾的夢境、有馬克羅斯科(Mark Rorthko,1903-1970)的抽象表現主義,當然亦有安迪沃荷(Andy Warhol, 1928-1987)、 羅伊福克斯李奇登斯坦(Roy Fox Lichtenstein ,1923-1997)的普普藝術的西方六O年代氛圍。奈良先生顛覆了人們一致化意符和意旨的統一性和延續性,兒童的內在並非具有理想性的同質化,在成長過程中更有成人世界及所在環境的教養,我們每個人心中同住著天使和魔鬼,我們必須時刻與自己對話、認識自己、開放自己,如同奈良先生1999年在紐約的Marianne Boesky畫廊的展覽中的主題:「鋪砌你的夢想 (Pave Your Dream)」。

《月光小姐》(Miss Moonlight)及《矇朧潮濕的一天》(Hazy Humid Day)是這次在臺北展覽的主要大型作品。《月光小姐》是在2020 年早春完成的,在東京的森美術館舉行的《STARS 展:當代藝術之星——從日本到世界》中展出過。該展覽是以代表日本的六名藝術家為主題,原本是為了配合因為新冠肺炎而延期的東京奧運而舉辦的展覽;奈良美智在自述中說:「我想她是在沒有任何期待下,從沒有冀望中誕生的。她那閉著眼彷彿在想什麼的樣子,是我在2011 年震災之後一邊苦惱著各種事情,淡然畫下的作品,也是我自己繪畫的終點,像是對我說已經可以休息也沒關係了,作品完成時我有種被幸福包圍的感覺。」

最新作品《朦朧潮濕的一天》是為了臺灣的展覽,奈良美智覺得必須要畫出一幅能夠與《月光小姐》匹敵的作品而開始創作,並且憑著要以自己的代表作在臺灣展出的想法,自然而然也產生了要再畫一幅足以與《月光小姐》相稱的作品的熱情。在這種感覺之下完成的畫,可以說是現在的他最好的作品,也是最真實的自己。由於這幅畫背後故事的陪伴,他自己覺得《朦朧潮濕的一天》已經成為比外表更有深度的作品,也非常高興這幅畫能夠在臺灣展出,對努力至今的自己也有種說出「謝謝」的感覺。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