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本期專題

孤島孵夢

發布日期:2020-12-25

文╱陳豪毅 Akac Orat
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孤島孵夢

孤島孵夢

「如果你聽懂了海,如果你能在心中看見島嶼,就永遠不會迷航。」《生命的尋路人》—韋德.戴維斯(Wade Davis)

島嶼對原民來說,一直都是想望,同時亦是生物繁衍的一條珍珠鎖鏈,我們所世居的臺灣島,以及南島語族遷徙散佈在太平洋各地的島嶼,都有條隱形的線牽引著,此展《孤島孵夢》連接了長濱與蘭嶼的海洋之夢。稱之為夢,是因為線索已無法再觸及,痕跡已成灰燼,然而日月星辰未曾改變它的軌跡,我們還得依循日常訊息工作、生活與做夢。

靠著海洋遷徙是一種島嶼生物演化的能力,人和動物都會因為島嶼的資源和環境改變而起身移動,幾萬年前南島人乘坐著獨木舟,靠著海風洋流移動到不同的島嶼上,如同蘭嶼與菲律賓間久遠過去的移動;「孤」可以說是航行的視角,看到一座島嶼座落在海洋中,島嶼本身因而具有了神學上的完美性,航行者幻想著島上的物資與環境,那是充滿著能量的想望,儘管可能遭受迷霧或大浪,它都是一個不變的方向。

我們在混雜的當代環境中尋找可能的未來,然而更多的是在檢視夢境,因為夢牽連了久遠的過去,又預示了當下的現況,在島嶼與島嶼間隱晦的鏈結裡,我們以創作和生活去孵育夢的場所;長濱的史前文化與阿美族生命軌跡,串起了蘭嶼乃至於更多島嶼之間的血脈。活躍於太平洋島鏈超過千年的南島民族,在海上遷徙與貿易,讓實用物品來回移動,語言與生活習慣在交流間不斷演異,過往的現實在當代反而停滯了下來,因此我們將夢境的邊緣拉到遠方,現在我們應該要重新創造新的踏足之地。

三位藝術家拉飛邵馬Lafin Sawmah、葉海地Heidi Yip、瑪拉歐斯Maraos

Lafin Sawmah《循路》,苦楝,2020

Lafin Sawmah《循路》,苦楝,2020

在島嶼上催生著他們的夢,更精確地說,他們正在航向新的領地去。拉飛邵馬的獨木舟和雕塑是島嶼的素描,期待下海後為自身創造語境,因為海上沒有歷史,它的一切像是煙雲中的殘影。在葉海地的畫作中,陽光灑下,與其說島嶼被賦予神性,不如說他的畫在夢裡呈現真實。瑪拉歐斯帶來了蘭嶼的寶藏,將那些文物上的玻璃罩打破了,而外婆的畫作則在時代的殖民記憶裡斷開鎖鏈,三位藝術家他們論島嶼也聊海洋,不經意的時刻裡夢正在孵育。

▍孤島孵夢
策展人│陳豪毅 Akac Orat
時間│2020/12/12至2021/02/21週二至週日10:00-18:00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 Studio
(臺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電話│02-2552-3721
門票│免費參觀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