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過期專題

烏鬼Stories We Tell To Scare Ourselves With

發布日期:2019-01-24

文/黃漢沖 Jason Wee
圖/參展藝術家 提供

阿卜杜拉Abdul Abdullah Mutual,相互保證 assurances

阿卜杜拉Abdul Abdullah Mutual,相互保證 assurances

「烏鬼,番國名,紅毛奴也。其人遍體純黑,入水不沉, 走海面若如平地。」

恐懼驅動著人類最根本的直覺,有其驅動性,它能誘發腦內啡的產生,也使人類因對防衛和安全的需求,得以劃分出領地邊界的內外範圍。

這類鬼影幢幢的東西,猶如在某個遙遠的過去之邊緣、在當下事件的之外,向我們頻頻招手,而這些鬼魅所揭示的正是我們日常生活行為及習慣中,潛在而延續的帝國邏輯及傾向,殖民仍在發生,它並不只是歷史。同時,也因為我們此刻的存在,尚未脫離殖民的遺緒,我們之所以能夠理所當然地活在現代,正是因為我們自認已將過去抛諸腦後。「烏鬼」這個展覽之中的魑魅魍魎,除了無腳鬼、食人虎、偽神祇,也包含了時代的他者,如外來者、移民、異教徒、酷兒、甚至是不可見與失能的被統治者,以及未完的意志與遺願。

我們活在這個生人世界,不僅僅被過往的魅影糾纒著,它同時也是個更為蠻荒的場域,充斥著前殖民時期古老的鬼魅和仍然埋藏在當下的未來幽魂,在這樣的時刻,人和非人之間的區別—包含那些自然的、獸類的、技術的—都混合成一道衍生性的綜合光譜。然而,我們對非人的恐懼會自我調節,並且因理性知識而緩和,抑或演變成更嚴重的恐慌?究竟是誰指出了這些闇影?未來的鬼魅故事為何?而「我們」又將成為什麼?

烏鬼簡介

鬼魅也常用於指稱外來者、蠻夷等非我族類,如「烏鬼」被指稱為16、17世紀跟隨歐洲殖民者來台的東南亞奴工、鄭氏王朝的印尼班達島奴兵、被荷軍滅族的小琉球原住民、非洲黑奴等。從這個角度切入,鬼魅可說是不斷出没在東南亞的口傳故事、藝術和影像脈絡之中,因為它幫助我們形成對「自我」的認知,它化身為外來者的身影與侵略性的物種等,隨著不同的目的與心理機制,在無數人口中不斷變異,幻化成形。

當代烏鬼

陶志恆Chi Too,柏油上的畫布— 淨選盟2.0 Canvas on Bitumen – Bersih 2.0

陶志恆Chi Too,柏油上的畫布— 淨選盟2.0 Canvas on Bitumen – Bersih 2.0

這類鬼影幢幢的東西,猶如在某個遙遠的過去之邊緣、在當下事件的之外,向我們頻頻招手,而這些鬼魅所揭示的正是我們日常生活行為及習慣中,潛在而延續的帝國邏輯及傾向,殖民仍在發生,它並不只是歷史。同時,也因為我們此刻的存在,尚未脫離殖民的遺緒,我們之所以能夠理所當然地活在現代,正是因為我們自認已將過去抛諸腦後。「烏鬼」這個展覽之中的魑魅魍魎,除了無腳鬼、食人虎、偽神祇,也包含了時代的他者,如外來者、移民、異教徒、酷兒、甚至是不可見與失能的被統治者,以及未完的意志與遺願。

未來的鬼魅故事

諾爾貝托.羅爾丹Noberto Roldan,民主Demokrasya

諾爾貝托.羅爾丹Noberto Roldan,民主Demokrasya

我們活在這個生人世界,不僅僅被過往的魅影糾纒著,它同時也是個更為蠻荒的場域,充斥著前殖民時期古老的鬼魅和仍然埋藏在當下的未來幽魂,在這樣的時刻,人和非人之間的區別—包含那些自然的、獸類的、技術的—都混合成一道衍生性的綜合光譜。然而,我們對非人的恐懼會自我調節,並且因理性知識而緩和,抑或演變成更嚴重的恐慌?究竟是誰指出了這些闇影?未來的鬼魅故事為何?而「我們」又將成為什麼?

烏鬼Stories We Tell To Scare Ourselves With
展期 2019/01/26(六)-04/14(日)
2/02-2/08(農曆新年休館)
時間:週二至週日10:00-18:00
票價:50元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電話:02-2552-3721

專家導覽活動
2/24(日)14:00
導覽人:劉星佑
(獨立策展人、走路草農/藝團成員)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