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本期專題

為世界人權起舞 2018蔡瑞月國際舞蹈節

發布日期:2018-10-24

文、圖╱財團法人台北市蔡瑞月文化基金會

《不被愛的女人們》劇照。(圖/陳添福)

《不被愛的女人們》劇照。(圖/陳添福)

灣現代舞之母蔡瑞月女士以玫瑰古蹟為基地,深耕臺灣舞蹈藝術超過半個世紀。為紀念她為臺灣締造的璀璨舞蹈文化,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自2006年起,開始藉由每年舉辦的國際舞蹈節,與日本、美國、澳洲持續進行文化交流。

今年邁入第13屆的2018蔡瑞月國際舞蹈節,為迎接《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週年,特以人權為今年國際舞蹈節主軸。今年舞蹈節的主要舞碼包含:臺灣現代舞之母蔡瑞月的經典舞作《追》;美國人權舞蹈家埃立歐.波瑪爾(Eleo Pomare)經典作品《不被愛的女人們》;日本現代舞之父石井漠的《白手套》、《詭譎》、《驚嚇》;日本舞蹈家折田克子的《間奏曲Ⅱ》等。

《不被愛的女人們》隱喻威權枷鎖

《不被愛的女人們》劇照。(圖/楊家銘)

《不被愛的女人們》劇照。(圖/楊家銘)

埃立歐.波瑪爾曾於2005年在華盛頓甘迺迪中心獲頒表演藝術類「非裔美國人編舞大師」殊榮,完成於1967年的《不被愛的女人們》,為埃立歐的3大代表作之一。

《不被愛的女人們》以西班牙劇作家羅卡的《白納德之屋》為文本,結合前衛作曲家約翰.柯川的音樂,刻畫守寡的母親與5位女兒的愛恨糾葛。《白納德之屋》的故事原型來自西班牙家中有親人過世必須守喪5年的民俗,喪夫的母親將5個女兒鎖在屋子裡守喪5年,完全斷絕跟外界的連繫。微妙的是,大姊的未婚夫進入到這個守喪的家庭,激發出情慾的追逐。劇中的母親是權力的象徵,此一舞劇既影射當時西班牙天主教對信眾的生活與信仰具有絕對的權力壓迫性,也指涉西班牙與周邊島嶼的殖民關係。

《不被愛的女人們》所影射的西班牙獨裁政權,讓人聯想臺灣在歷史上一直遭受被殖民的壓力,更藉由母女關係呈現家庭中強欺弱的關係,進而指涉國與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具有普世性。

日本現代舞之父 石井漠後代見證世代傳承

《詭譎》劇照。

《詭譎》劇照。

今年蔡瑞月國際舞蹈節另邀請日本現代舞之父石井漠的孫子石井登及曾孫輩石井武、石井咲來臺演出,藉由其家族見證舞蹈「世代傳承的感動」。

1939年首演的《白手套》是石井漠一系列「無音樂舞蹈」中最後的作品。舞臺上,兩女一男進行著無音樂伴奏的即興舞蹈,透過燈光,觀眾只看得見男舞者的手(白手套)跟下半身在舞動著,他如同舞臺上的幻影,這支3人即興舞抽象而寫意。

石井登這回將帶來另兩支爺爺的經典舞作《詭譎》與《驚嚇》,巧合的是,兩支舞作都與兒童有關。《驚嚇》描述一位長者帶著一名小孩相偕探險的歷程。《詭譎》呈現兒童單純、純真又容易厭煩,有時近乎殘酷等面向。

《追》象徵臺灣對主體性的追求

《追》劇照。(圖/潘家煌)

《追》劇照。(圖/潘家煌)

臺灣現代舞之母蔡瑞月1949年發表的經典舞作《追》,靈感來自邵族的追鹿到日月潭的傳說,配樂採用江文也《福爾摩沙的舞曲》。《追》充滿哲學性,表面上看是獵人在追鹿,但更重要的是追鹿的歷程,象徵臺灣對主體性的追求。日本著名編舞家石井綠,曾驚嘆《追》能在空無一物的舞臺上,營造如山巒疊幛的美景,彷彿還可聽見山谷間涓涓流水的聲響。

2018蔡瑞月國際舞蹈節將從11月1日起,一連4天在玫瑰古蹟中以舞蹈向國際社會發聲。一系列的舞作猶如「以小見大」的當代寓言,期盼舞蹈節能如同穿越地平面的曙光,帶我們省思並翻越強權的束縛與牢籠。

2018 蔡瑞月國際舞蹈節
時間│11/1(四)10:00~12:00(開幕記者會);11/2(五)19:45~22:00;11/3(六)~11/4(日)15:00~17:00、19:45~21:45
地點│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票價│兩廳院售票
電話│02-2560-5724、02-2523-7547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