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過期專題

誰能代表誰的無奈 評《但是又何Night》

發布日期:2018-09-25

文/白斐嵐(樂手與文字工作者,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戲劇理論碩士) 圖/2018臺北藝術節(攝影╱林育全)

本期「快遞藝評」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針對近期臺灣表演藝術類藝文活動,提出專業評論,讓讀者看見臺灣表演藝術的多面向議題與探索。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期上映的《瘋狂亞洲富豪》在亞美社群興起一陣波瀾。這部改編自新加坡小說的美國片,既難得由全亞裔主演;然而振奮中卻也出現異音,如《衛報》引用社運作家Sangeetha Thanapal 所言:「儘管號稱『亞洲電影』,卻幾乎全由東亞人種所組成…『東亞』似乎已主宰了全世界對於『什麼是亞洲』的想像,令人深感不安…」。的確,到底誰能代表亞洲人?一部亞洲電影是否就必須或能夠容納「所有的亞洲人」?被電影排除在外的亞洲人是誰?類似的爭論,其實我們並不陌生,我們甚至可把「亞洲」替換成各種社群標籤,關於種族的、階級的、性別的。

誰被代表?誰被排除?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誰能代表誰?沒被代表的又是誰?於是,今年臺北藝術節《但是又何Night》在臺北市中山堂舉辦的「全國酷民聯合委員會」,就從那些「不被代表的」開始。剛上樓便是抗議攤位之熱血控訴:「裡面議會只邀請了6組委員會,卻把更多族群排除在外,我們的訴求是『衣櫃之前人人平等』!」然而「排除」2字可以義正詞嚴,有時更如包著糖衣的毒藥,披著華貴大衣的狼,正如委員會的dress code是只有「扮裝」才能入場。再走遠一點還有間便利商店,兩名店員靜止不動,這裡的戲份要等到議會開場(演出開始)才會跟著啟動。晚間7點30分,「委員」(觀眾)紛紛就坐,會場內自願接受過濾,沒有被排除在外的我們,是否不知不覺也讓自己比別人平等一些?

議場內的世界與外面大不相同,6組人馬齊聚一堂討論「紅樓」新用途。在秀味十足的歡樂攻防戰間,再次點出了「誰有代表權」的問題。若以「紅樓」作為酷兒文化的「標誌」,所謂紅樓之空間運用,不也正是「代表權」之爭奪嗎?嬉笑怒罵間揭露的,實是更多元卻也更複雜的族群議題,如同志長照、中途之家、coser扮裝族群等。我們如何能用一個標籤,就總結了一整個文化或族群?此外,隨著主席多次提醒「別丟臉,很多人等著看笑話」,是否也暗示著為要爭取能見度,也只得迎合主流眼光,複製了同一套遊戲規則,犧牲被排除在外的他者?半認真半搞笑的議會,或許無意深入探究酷兒文化中「弱勢中的弱勢」,倒是藉著這場諷刺秀,點出了如首段之於「族群認同爭取賦權」或「不貼標籤回歸個體」永不止息的爭辯。

參與不參與,沉浸又疏離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但是又何Night—QUEER NIGHT》演出劇照

在此前提下,《但是又何Night》之力道,不在參與,而在不能參與;不在沉浸,而在疏離。議會紛擾之際,場外事件同步進行:議場大門口的抗議繼續,便利商店則上演著打工族的平凡日常,場內那場秀在為生活奔波、為感情所苦的店員面前,都成了「我覺得你們很無聊」的虛無。3地場景、3種態度(中心、去中心與無中心的日常),身為觀眾的我們既然選擇其一,勢必得放棄其餘。然而那些「究竟錯過了什麼」的掛念思緒,讓我們再也無法全心投入當下所處之現場場景。以此指涉所謂「認同政治」,不也時刻處於這般既屬於又不屬於、既被包含又被排除的矛盾裡?換言之,在持續地錯過與不斷自我檢視的質疑中,《但是又何Night》暫且擱置標籤,反運用嬉鬧仿擬,更巧妙地在兩種路線的疊合與縫隙中,獲得短暫喘息。

作為集結6個團體之作(Miss Misery、七転演劇部、台北劇場實驗室、她的實驗室空間集、周能安暨眾等、陳家聲工作室),《但是又何Night》整體調度也相當值得稱許,雖各有特色,卻是彼此相應,在相異間試圖深化辯證而不至分崩離析。最終隨著會場爆炸,酷民部部長以「派對」轉移媒體焦點,便利商店店員也在前刻爆走砸店,所有衝突化為發洩之歡樂,不禁令人感嘆,「標籤/不標籤」是否終究只能在半真實半虛假的劇場空間實現?又或者是該慶幸,終究還有劇場能讓我們以一種安全無害的方式,面對真實世界真槍實彈的分類與隔絕?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