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過期專題

第22屆臺北文化獎 專訪持續不懈的行者們

發布日期:2018-09-25

文/劉俊輝 圖/臺灣戲曲中心、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林建榮

第15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與表演者的互動演出。

第15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與表演者的互動演出。

22屆臺北文化獎得主出爐,以「積極落實藝文推廣,提升市民賞鑑能力及參與深度,長期耕耘且貢獻卓著者」為評選重點,分別由朱安麗(藝名:朱勝麗)、雷驤及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獲得殊榮,他們努力的成果,灌溉了臺灣的藝文空間,持續滋養著這一代和下一代的文化臺北。

跨界演活京劇十年一日定基礎

朱安麗《青春謝幕》演出劇照。

朱安麗《青春謝幕》演出劇照。

朱安麗回想起10歲那年離鄉背井的辛苦,那些點滴彷彿還歷歷在目。「也許真的是命運安排,讓我走上戲曲這條路。」朱安麗說自己其實不相信宿命,但相信緣分。如今成為臺灣傳統戲曲中數一數二的女旦,在10歲之前其實只懂得飛「岩」走壁,京劇對部落的孩子而言,不僅從未看過,更是個無法用樹木高度丈量的名詞。

朱安麗單獨北上離家在外,思鄉思親之情溢於言表,而初期字正腔圓的口音矯正,更是讓她吃盡苦頭。「若要人前顯貴,必得背後受罪。」是劇校老師讓朱安麗深刻記得的一句話。民國71年從小陸光畢業後,她便到大陸光實習,她一直慶幸自己始終有機會站在舞臺中央讓眾人看見。民國79年,《慾望城國》首次在英國公演,這齣新編京劇在演員謝場時,讓倫敦觀眾以指扣擊的聲響迴盪不已,從舞臺上方灑落的謝幕花瓣長達十幾分鐘,也落進了朱安麗身為演員澎湃激盪的心田,讓她感受到存在的價值不只在臺灣,更是屬於臺灣的傳統戲曲演員。

「卸下妝髮對舞臺上的演員,其實充滿了不安全感。」即便她已身為當代名角,仍不忘在每次的座談中和後進及學生分享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鞭策和砥礪,從「當代傳奇劇場」的跨界演出中初次感到欣喜,而後在「小劇場大夢想」中翻新京劇的可能。我們記得擊樂劇場裡《木蘭》聲聲切切尋找自己的聲音,也記得《夜奔》裡穿著一襲紅皮衣的現代紅拂女,但「莫忘初衷」卻是朱安麗一再叮嚀給我們的美好誓言。

互通有無而無限的沙堡

雷驤集作家、畫家、紀錄片導演於一身,跨界文學、美術與電影,是公認全方位的創作者。

雷驤集作家、畫家、紀錄片導演於一身,跨界文學、美術與電影,是公認全方位的創作者。

「我的創作,就像一個小孩子在沙灘上堆沙堡,雖然堆得不高,甚至看起來有點普通,但我總是把每個散落的沙堡,透過他們的可能性或者廊道,互通有無。」將屆80歲的雷驤,解釋著自己創作如此多樣性的原因時,並沒有讓歲月痕跡磨鈍自己的文思。

雷驤不僅是全方位的創作者,更是臺灣作家中唯一得過電視金鐘獎、插畫金爵獎和出版金鼎獎的第一人,他寫下300萬左右的文字,出版將近40本書籍、150部左右的影像作品和辦過3次個展,每樣數字和測量都無比凝重,彷彿便能因此算出一個人的厚度和深度,但對他而言卻像是肩膀上抖落的餘光。他的作品從小而尋常的世界中切入,但每個視點的選擇,卻都飽含著作家長年累積的文化和品味,以及和人世間可能性的謀合。

《作家身影》系列應是雷驤最受矚目的影像作品之一,橫跨世界各地尋找和記錄作家的故事,更像是雷驤透過影像和這群作家對話的方式,當年獨特而深入的畫面,更深深影響著每個觀眾的心靈。步入壯年後他在文山社區大學教書10年,又在臺北藝術大學授業10載,教授美術、電影、美學等課程,將自己一生對藝術的認知,無私地傾囊相授。

如今的雷驤雖然仍在休養身體,但他無限拓展的沙堡,卻已悄悄連通了我們的四周,在靜默、沉思和轉身的行列裡,藉著那些廊道,抵達了比預計更遠的地方。

掌握藝術本質向大眾靠近

野孩子肢體劇場與手風琴蔡偉靖於2017台新圓環音樂祭活動的開場表演。

野孩子肢體劇場與手風琴蔡偉靖於2017台新圓環音樂祭活動的開場表演。

2001年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成立,隔年便開辦了「台新藝術獎」,一步步有計畫而縝密的安排,都足以顯示基金會創辦人不僅深愛藝術,更是為了讓臺灣社會大眾不斷向藝術靠近的有力作為。台新藝術獎自創辦以來,除了徵選有公信力的藝文人士作為評委,更不用說從第一屆開始,基金會便將所有的評委名單公布,以示公信。更特別的是,透過主動徵選,讓評委撰寫藝評,所有入圍名單都是透過層層疊疊的討論,展示在世人面前。

台新藝術獎入圍名單揭露之後,更邀請具影響力的國外策展人或藝文團體的藝術總監加入決選委員名單,形成台新藝術獎往外輻射擴散的影響力。同時台新藝術獎的入圍或得獎也形同作品保證;例如同獲臺北文化獎的朱安麗所參與主演的《蓬萊》,因台新藝術獎入圍口碑而再受馬來西亞策展人青睞,近日甫受邀前往檳城參與喬治市藝術節(PenangGeorgetownFestival)。

台新金控總部於2006年進駐仁愛圓環的同時,基金會也一同搬進這棟大樓,同年即開始推動「台新好藝」,包括在一樓大廳舉辦當代藝術展覽,二樓元廳舉辦午間音樂會等藝文饗宴,如此層疊匯聚的藝術拓展,才有進駐第11年時,首次主辦「台新圓環音樂祭」的能量爆發,更是首次在仁愛圓環林蔭道表演的藝術遊行,當那些繞行隊伍最終在台新大樓相遇,大安國中的鼓樂團敲打著不止歡樂的聲響,更擊出你我心中藝術就在身邊的喜悅,很難相信,他們真的僅是堅守著「持續在做」,如此簡單的共鳴。

持續不懈的努力 肥沃了眾人的視野

朱安麗在馬來西亞感性地寫下「在不設限的環境中,終將自己歸零,更盡全力在傳統戲曲發展上努力執行『傳承與創新』的使命!」雷驤則在家中書櫃上貼了「カレー」紙條,仍用自己的文學理念實踐,陌生化了「家裡」;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則把面對藝術、面對大眾、面對自己當成持續努力的標竿。

在臺北這座城市當中,當閱讀、聽音樂、欣賞演出等等形式,讓藝術和我們相遇,我們必然因為他們的付出,更加遼闊了自己。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