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過期專題

臺灣文人畫的最後武士 王攀元

發布日期:2018-04-25

文╱陳朝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藝評人協會副主席)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北大荒》。

《北大荒》。

五屆國家文藝獎藝術家王攀元,西元1909年或1911年出生於江蘇省北部的徐家洪望族,由於父母早逝,人生際遇坎坷,畢業於上海美術專科學校,除了承襲中國文人畫的境象手法入畫,也從西畫初至中國的美學教育中承襲現代主義各家門派及抽象藝術的影響,其一生前半葉在中國顛沛流離;1949年攜眷來臺,先在高雄擔任3年碼頭工,後經堂弟引薦始得於宜蘭羅東中學任教;1959年在羅東農會開了生平第一次畫展,至2001年榮膺國家文藝獎殊榮。

其生命故事已然像一部史詩般的小說,記載著中國百年來的苦難,而其作品更註記著百年來中國美術史的變遷及其受西方美術理念影響的轉化和異化過程,流轉於其作品中的地景和具象人物的語境,實則是其生命傳記的圖象鋪陳。他自己說他前半生是「古道、西風、瘦馬」、是「黃山、黃河、桂林、北大荒」、是「洛陽秋色、東北雪景」,後半生則是「蘭陽雨、太平山」、是「蘇澳港、龜山島」,但其一貫則是不變的「哭泣的太陽」,還有最後武士的「英雄淚」。王攀元先生自1952年定居宜蘭,雖然他來自清末的江蘇,可他說他是「宜蘭的畫家」。2017年12月22日於宜蘭終老,享壽109歲。

孤獨的畫風 反映思鄉情懷

《黃河之水》。

《黃河之水》。

王老的畫面質樸滌淨,色彩雖仍有文人畫的氣息,但從後期印象派的學習中擷取了豐富的色韻,大色塊的層次和筆觸,造就了同色調的不同溫層色感,看似空寂卻又熱情,狀似疏離,卻又讓王老英雄淚滿襟;也許也像高行健的作品,既澹泊靜寂,卻按捺不住內在追求一種表達的自由和熱情。有人說王老是一個踽踽獨行、孤寂的老人,而我看他則是唐吉訶德式的、熱情的最後武士。

王老畫風頗近禪意,似近文人畫風,有令人想起八大山人的畫境。然而王老顯然受了現代繪畫、抽象主義的洗禮,作品中並非以物寓境,以景述情;他雖大量使用隱喻符碼,但其不同於傳統文人畫的寫景繪物,他使用了現代主義的色彩、構圖和符號性的對比、線面張力、彩度層次去隱喻,景面廣深如宇宙、語境深潛又浩瀚,他的落日、身影非景物,總在色彩與構圖中尋找力量,即便是地景如龜山島、蘇澳港,即便是紅影、牛影、問行雲的人物,或是景色如落日、太陽與鳥、歸途、問雁兒,皆被符號化、抽象化、構圖化,把文人畫的境象轉化為現代美術的色相、抽象和幾何性。說王老是文人畫的最後武士,其實是說明王老作為宜蘭的畫家,卻使中國的文人畫在臺灣的地景中,璀璨地開啟了臺灣現代畫會的輝煌和發展的各種可能性的嘗試。

見證時代的人文畫家

《龜山》。

《龜山》。

王攀元走過清代、民國、日據的後期印象派,到1949年後的現代主義美術的臺灣,更是見證了從中國水墨、文人畫,到現代主義、抽象主義的過渡,更由於他自我生命旅程的困頓流離,同時也走過歷史見證了封建社會變遷中的磨難,他的作品中顯然反映了對世俗社會的遁離和不屑;在我看來,他的作品並非是「寂」的語境,而是自身表述自由的吶喊,其美學的形式中,其實是一種深沉的控訴,從家庭、社會,到國家暴力、政治權力的壓迫下的流亡和離散,他藉著作品不斷地、隱晦地試圖重建故人、秋色、身影的種種,最後把龜山島作為在宜蘭安身立命的歸宿。其實他是一位堅韌的武士和勇者,他與生命搏鬥的情景令人掩卷太息。

王攀元雖有不少的水墨作品,但主要創作還是以水彩/紙及油彩/畫布為主。其精采處是其善於運用色彩極具張力的構圖,無論是水彩或油彩皆充滿了極高的彩度,並且大膽地使用了大面積的同色層去鋪陳一種如黃河水面靜如繃緊的鼓面,底下卻洶湧澎湃的境狀,其構圖也大器地運用離心的張力、曲度的旋弧、重力的張弛和色彩對比的勢揚;有人說人體有常玉的影子,但其實是構圖的色彩和張力使然;藍、黃、朱色被大量使用,也構成了其在色彩學上的特色。尤其是晚年的油畫作品在色彩、構圖和筆觸上的豐富和創造性特別令人驚艷。

2018年5月是王攀元先生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計畫中的大型回顧展,雖然王先生於2017年12月22日辭世,館方反而更珍惜這次的策展計畫,雖然王攀元先生不及親炙開展,但今年這個5月畫會將會是更具紀念和回顧王老畢生心血的紀念展,同時也見證了中國傳統美術轉化、異化和在臺灣邂逅現代藝術及抽象藝術的美麗驚豔。

過盡千帆 王攀元繪畫藝術
時間│5/4~7/1,週二至週日10:00~18:00
地點│國立歷史博物館(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49號)
票價│免費
電話│02-2361-0270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