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期專題

其他藝術節不能做的,我們來做!──臺北藝穗節的十年之路

發布日期:2017-12-25

文、圖/臺北藝穗節

2015臺北藝穗節: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攝影/林修齊)

2015臺北藝穗節: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攝影/林修齊)

臺灣的藝術節慶裡,「臺北藝穗節」的存在十分特異也絕無僅有。

林欣怡,從2014接任臺北藝穗節協同策展人,甫卸任的她,對於臺北藝穗節下了如此定義:「一個官方藝術節不做任何審核,一個素人想來唱歌就來唱歌,一個團隊想來表演就表演,真的集合式的藝術節,各式各樣團隊都可被包容在這節慶中。」

2017年底,臺北藝穗節走到第十年的此刻,將這些過程積累成冊出版《拆解藝穗‧十年報告》一書,自統計數據、城市空間、各類型演出觀察、藝穗節執行過程等面向,看見藝穗節的面貌流變與近十年臺北藝文生態的發展概況,為十年小結,未來也將持續陪伴新興藝術家的成長,迎接下一個十年。

以下文字節錄《拆解藝穗‧十年報告》一書中,由陳韋臻採訪撰文的〈如果有一種說故事的方式──臺北藝穗十載〉一文。

如果有一種說故事的方式──臺北藝穗十載

自2008年創始迄今十載的臺北藝穗節,作為全島匯聚最眾的表演藝術平臺,究竟創造出多少故事與能量?1143檔節目、4252場次,在十年仲夏間散布臺北城內,落腳148個大大小小性質不一的空間,推行至今第十年,除了自由、開放的核心價值,它更偏向以彈性微調,迎向外在表演藝術生態的即時需求,並回應演出團隊的關係。

2008│序幕

2017臺北藝穗節:夢遺少女的劇場《野草》。(攝影/黃謙賢)

2017臺北藝穗節:夢遺少女的劇場《野草》。(攝影/黃謙賢)

2007年,全球各區域間的大規模城市文化節慶風起雲湧,彼時,臺北市的文化展演風貌並非翻天覆地,但有一個改變,早先以民間標案模式辦理的各類城市節慶,被歸至財團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會下統籌辦理,同時,臺北市政府文化局也決議,在臺北市創設一常態性的藝穗節。

不到一年的籌備期,藝穗節籌備小組一方面參考國外經驗,同時對照臺北表演藝術圈的供需生態:表演藝術尚未產業化、年輕表演藝術家資源貧乏、表演空間極度不足,總總困境皆是藝穗節工作小組需要面對的問題。最終決定,修訂初始參照愛丁堡藝穗節模式的想像,以降低門檻、提高誘因為推行策略,採自由報名、免費場地、場地多樣化為主,鼓勵團隊報名參加,推廣藝穗節的接觸群。

終於,第一屆臺北藝穗節,迎來61組團隊報名,9個場地參與,計166場售票演出,戲劇、舞蹈、音樂各範疇,各種各樣的演出分別落在臺北各黑盒子空間以及如咖啡館此類非典型表演場域。第一屆後,藝穗節工作小組意識到空間異質性與展演間的關係,往後有意識地開發更多不同場地,為演出團隊帶來新的挑戰與想法。

2011│以彈性迎向創作需求

2017臺北藝穗節:口口實驗室《訊號的減數分裂》。(攝影/蕭如君)

2017臺北藝穗節:口口實驗室《訊號的減數分裂》。(攝影/蕭如君)

2011年1月是臺北藝穗節推行三年後首次的大幅度調整。由小劇場創作者藍貝芝受任為藝穗節協同策展人。「如何拉近藝穗節與藝術家之間的距離,是個重點。」藍貝芝表示在藝穗節工作小組中加入協同策展人的角色,共同拓展藝穗節的多面向,如何強化藝術家服務的功能、增加藝術家交流、促進藝術評論等,都是當時著重的方向。

當年因演出《第四屆臺北藝穗節》以非典型模式參與藝穗節,就此啟動了「節中節」的策展人報名機制。「場地自主」則尋覓具備足夠的能力與主動性的場館,鼓勵身為藝穗場地的場館本身啟動一種策展的想法,開展團隊創作的樣貌,同時也讓場館在藝穗節中拓寬其既有的節目調性。

2014│以開放性回應團隊關係

2017臺北藝穗節:即使我們生無可戀《我們一起晚安》。(攝影/林育全)

2017臺北藝穗節:即使我們生無可戀《我們一起晚安》。(攝影/林育全)

2014年,林欣怡接棒臺北藝穗節協同策展人,同樣出身劇場創作者,同樣曾任藝穗節工作小組職務,她給了一個乍聽之下看似簡單,卻有如大哉問的期許:「藝穗節是否可能一直變?」、「我們跟藝術家社群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召了這麼多人來,集體性的、有機的是什麼?」對這位協同策展人來說,她的「策展」,策的是整個藝穗節的方向以及與表演團隊溝通、社群建立,試圖回到參與者身上,聆聽需求、理解想法,並貼近團隊自發的表演欲望所在。

這個態度,既是藝穗節工作小組始終堅持開放冒險的可能,也迎向風險,捍衛藝穗節的開放性,與表演團隊共同實驗、測探社會衝撞的可能。2015年,首度加入藝穗節表演空間的空場Polymer屋頂露臺,因為來自臺大的表演團隊關於男同志約炮的作品《34B∣177-65-22-不分》,演員全裸上陣,加上開放部分觀眾裸體免費入場,旋即引發輿論爭議,文化局的關切也隨之而來。「所有狀況一上媒體,都是總監、藝穗節工作小組和演出團隊一起面對,我們支持團隊,不會取消,但也會讓團隊知道我們的困難。」林欣怡說道。

2017│再個十年過後?

十年前的臺北藝穗節,生在台北市文化基金會之下,自始即為官方主辦的藝術活動,卻也因官方常設單位的身分,面臨其特有的挑戰。小至公家單位的行政程序,大至整體預算不足、公家資源平分的邏輯,以及尤其核心的,藝術創意大肆揮發的各種彈性需求,一旦面臨公家單位的大量法規限制,即可能導致各面向都須依賴藝穗節工作小組於彈性縫隙的撐持。

「藝穗節的型態還沒有完成,應該要一直變,慢慢長成一個很好的狀態。」走到第十個年頭,林欣怡對藝穗節的未來態度積極,雖然很花時間,但若維持這個開放性,這節慶會一直是很有趣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