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

本期專題

王文志《庇護所》 平臺、天窗、希望、記憶、集體勞動和想像

發布日期:2017-10-25

文/陳朝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藝評人協會副主席)
圖/臺北市立美術館
※本期「快遞藝評」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藝評人協會」提供,針對近期臺灣視覺藝術類藝文活動,提出專業評論,讓讀者看見臺灣視覺藝術的多面向議題與探索。

《庇護所》夜景。

《庇護所》夜景。

量使用「竹子」是一種對土地、家鄉、生命源頭的一種眷戀;透過「編織」則是一種記憶、孕育和夢想的一種「過程的實踐」。王文志透過作品創造了平臺、天窗和希望,也透過了一種集體勞動的過程,累積著邂逅、偶遇、攀談、交往、記憶和想像。他的作品既是一種《庇護所》,也是一種希望和再生的半私密基地。

進入身心冥想的五感空間

王文志的裝置作品並非透過形式作為一種詮釋或表達,更不是生產一種形式視覺的經驗;相反地,他想透過「過程」、透過「參與」來生產一種「地方(Place)」,並且集結成一種可分享的「凝聚或聚氣的平臺」,同時透過「儀式性(Ritual Form)」去沉澱、感知一種更內在、包括個人和集體的感動,也包括通過身體的低頭、甬道的穿梭、躺、臥、望、冥想、與朋友的玩耍、啼笑聲景,透過一種非計畫性的「行為藝術」去啟發一種更開放性的想像。

另一方面,透過「集體性的人造編織」的「包覆(Enclosure)」形成了一種韌性的張力和心靈結構力量的暗示,他讓你聽到自己的聲音和內在的一種吶喊,透過身體的甬道穿梭讓心靈得以呼吸和沉澱、淨化,躺下來讓自己也編織著記憶、孕育、希望和想像;空間和時間同時被「停格」,除了感動、也覺知了一種身體和心靈的共時性的「庇護」。

編織一個心靈的庇護所

藝術家王文志於《庇護所》施作現場。

藝術家王文志於《庇護所》施作現場。

王文志雖然不是所謂的「素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碩士),但他具有來自臺灣中海拔山區「自耕農」的質樸和貼近土地和自然的心靈。從我在近20幾年前認識他至今,他一直堅持著用同樣的創作思維在不同的國度及城鄉差異的環境中,不斷地去創造、孕育新的「地方」的人民與土地、環境的一種親密的連結和想像,藉著「編織」(2014年臺北內湖的《壁湖織屋》)去「織夢」(2015年日本新瀉市的《新瀉織夢》、2016年第三屆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戶外展之香川縣《橄欖織夢》)、去《編織天幕》(2013年澳洲Woodford 藝術節)。

其他如《聚》(2015高雄「在一起藝術節」戶外展)、《竹墨》(2015年嘉義表演藝術中心的「董陽孜、王文志跨界展」)、《樹屋》(2016年澳洲Woodford 藝術節)、《竹塔》(2013年奧地利Linz)、《小豆島之家》(2010年日本香川縣第一屆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小豆島之光》(2013年第二屆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破繭》(2007年布拉格劇場設計)、《What is Place?》(2007年加拿大多倫多Tree Museum)也皆是以一種「地方(Place)」的塑造及過程的參與來創造一種「集體勞動」的「包覆(Enclosure)」,進行沉澱、累積一種心靈和身體的《庇護所》,讓藝術的作品不再止於一種形式的生產和演釋,而是一種從身體、心靈、乃至冥想、安息的實踐過程。

從今年9月17日起臺北市立美術館將休館至明年的夏末初秋,王文志的《庇護所》在美術館的館外入口廣場創作了一個替代性的展演平臺,作品更呼應了全球環境及移民的議題,因此也有了《庇護所》舊衣物募集計畫,邀請民眾捐出舊衣參與創作計畫(前期有編織創作參與體驗),舊衣經過藝術轉化重新賦予了新的生命、再次成為身心靈的療癒及安息的庇護;換言之,藝術創作不再只是被形式的美學、物件所壟斷,藝術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和價值觀的實踐。

王文志的作品的另一個特色是「不在場的存在」,他的作品,特別是《小豆島之家》(2010年)不但促發了兩個村子(中山村及肥土村)的情感聯繫,同時也延續了日後公共性活動及社交性行為的產生。這些村民不但互動也更進一步和藝術家的家鄉及臺灣的土地和人民(如臺灣小林村的災難救助)產生了一種生命不可磨滅的聯結;一個作品變成一個平臺去分享不同「地方」的土地和人民的記憶、感動和愛。

庇護所
時間│即日起至2018/4/1,週二至週日9:30~17:30,週六至20:30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票價│免費
電話│02-2595-7656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