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小 中 大 友善列印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Weibo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當月活動

NSO名曲系列2-簡文彬與柴五

活動分類:表演萬象

發布日期: 2017-11-22

清粥小菜配上口味厚重的黯然銷魂飯,再加一碟過貓、山蘇,滋味如何?這場斯特拉溫斯基、柴科夫斯基,加上顏名秀改編卡那卡那富族歌謠的音樂會差可比擬。

斯特拉溫斯基唯一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寫於1931 年,這場音樂會將由生於1991 年的布許柯夫擔任獨奏。從開頭樂章使用了「觸技曲」這麼一個有巴洛克意味的名稱,它被歸為作曲家「新古典時期」的作品,也就不令人意外了。「觸技曲」隱含了碰觸、嘗試的意思,或許也說明了斯特拉溫斯基起初對寫作這首協奏曲的抗拒。然而,在波蘭小提琴家達許金的協助下,斯特拉溫斯基為小提琴協奏曲增添了一首傑作,達許金也成為這首作品的首演獨奏家,推介不遺餘力,也為作曲家與演奏家的互相影響,再添一段佳話。

相較之下,柴科夫斯基寫於1888 年的第五號交響曲,乃是「昨日世界」的遺跡。聲響豐美到近乎臃腫的地步,多情到近乎浮濫,尤其是絕美的第二樂章,光輝燦然的法國號獨奏有如金閣寺頂浴在時間之流中的鳳凰;洋溢著幸福光輝的圓舞曲。最後,再帶著李斯特一般的姿態,經歷掙扎之後,進入勝利的第四樂章。這段由晦暗走向光明的歷程,使得柴科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成為極受歡迎的曲目。

《祭歌:母親、父親》則是顏名秀受原住民族委員會委託創作,以2014年6月才正式被納入臺灣第十六族原住民的卡那卡那富族(Kanakanavu)的米貢祭古曲為素材寫成的一首樂曲,曲風熱情奔放。

夜鶯導聆 │ 主講人 呂岱衛
18:40(18:30由國家音樂廳售票口開放入場) 國家音樂廳一樓大廳
由夜鶯基金會提供
回上頁
臺北市政府